我們未來的鐵路

Our Future Railway

日常生活

中西交匯的香港在全球疫情影響下的雙重打擊

想不到新冠病毒從中方轉來到西方國家,兩主打中西商業服務與文化藝術交匯處的香港而言,這幾個月是在病毒蔓延的縫隙中執生。

 

過往的經歷提升港人個人衛生意識

一月初香港當地新聞媒體早已有不明原因肺部感染的新聞報導了,當朋友相互之間瞭解耶誕節到元旦節是否有來過武漢的情況下,就瞭解大夥兒早已剛開始警惕了。那是由於17年前的非典型肺炎席捲,不但提升了香港人的衛生健康觀念,也讓香港經濟發展遭受了非常大的嚴厲打擊。能夠掛在包起的小瓶子酒精乾洗手消毒,聚會活動飯桌上的分餐制,咳嗽有痰了要自身戴上口罩,全是沙士刻在香港的身上的清潔衛生觀念。一月中下旬,香港街邊主動戴上口罩的人早已有30%了,那時候去超市萬寧市、屈臣氏那樣的連鎖日常生活用品商店,防護口罩早已缺貨了,只有去小藥店問老總何時來貨。中國春節前後左右,同城都會找防護口罩,那時候國內在網上早已缺貨了。

 

面對不明的嚴重肺炎疫情 引起恐慌性囤貨

2月10日街邊的飯店很多人圍坐在用餐,健身會所還像以往一樣很多人汗流浹背,大街上的老外非常少佩戴口罩。那時候港府都還沒規定國內入關人員強制隔離,但是在香港的絕大多數企業都規定國內返港的職工在家工作自我隔離14天。2月8日,港府公佈不管哪兒的人,要是從國內入關就需要強制隔離14天,還很有前瞻性地把這個防護令設置到5月23日。一時間,快遞公司變成較大難點,很多人想盡辦法寄東西給國內親人,許多人到國內、在東南亞找防護口罩,卻難以快遞公司到香港。二月起許多地區的消毒用品倉儲貨架都快空了,去屈臣氏、萬寧的網址還必須排長隊等候兩三分鐘進到,街頭的藥店防護口罩價格上漲到400多一盒50個,消毒用品也價格上漲。

香港人猜疑國內供應焦慮不安,剛開始推積紙巾、濕巾紙、姨媽巾,那2個禮拜去超市,假如你並不是早晨開關門那時候去,別的時間就看見絕大多數日常生活用品的倉儲貨架全是空的。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很難買到日常生活用品。壓貨在香港不是普遍的,不管你住在香港哪兒,平時日常生活用品是一件便捷到下樓梯就能馬上購到的事兒,香港並不是一個會令人壓貨的地區。

2月底,香港的消毒用品和紙巾供應已經恢復。我還在新蒲崗辦公室和公共場所使用香港當地、廣東、日本、韓國、泰國和印尼的洗手液和酒精消毒劑。這一地區也是香港的一個大經濟區域。我還看到了各種各樣的口罩在街上。從小口罩和消毒劑,我可以看到經濟全球化的真實情況。

 

餐飲業務遭受沉重打擊

自邊爐群組聚會以後陸續診斷接近20個人,飯店一瞬間越來越清冷。又在發覺一棟樓的兩個住戶依次診斷的實例,港府把這幢樓的住戶都拉去隔離了,由於在SARS期間香港以前有一棟居民樓40%的住戶都感染到了,猜疑是病毒感染根據下水管道、排風扇散播開過。

 

公私營機構實行在家工作

香港有一部份公、私型組織全部二月都推行在家辦公,全部的電話探討、顧客會議電話、科學研究剖析都跟病毒感染危害有關係,股票下跌又漲起來。公出受到限制,連接的別的單位朋友、別的組織沒有徹底開工,我企業都只有乾著急,在家辦公覺得很處於被動,但大環境這般也做不來過多事兒。

 

肺炎疫情蔓延至歐美國家

三月剛開始,許多企業都剛開始徹底開工照常上班了。想不到,病毒感染迅速湧向了歐美國家,人算不如天算得這麼快。許多事兒好像把1-二月國內的狀況搬來到歐美國家又開演了一遍一樣。趁春節長假出國留學玩的朋友、回歐美國家家鄉的朋友立刻回香港了,乃至有的人是帶著親人一起來香港的,她們也總算走在路上戴起了防護口罩,剛開始擔憂在歐美國家家鄉的親大家,剛開始想盡辦法寄防護口罩寄消毒用品回家,不一樣人到這種事兒上簡直沒有什麼不同。

三月來了一遍病毒感染對歐美國家的危害科學研究,股票下跌,歐美國家的肺炎疫情仍在升高環節,沒人敢在這個時候覬覦之心,一個又一個不太好的資訊傳出,大家能做的便是盡可能調節。三月中剛開始,港府相繼公佈對歐美國家入關的人員防護檢疫證,見到老闆急完國內香港,又剛開始急歐洲北美,有時候還不耐煩地擔憂他在歐洲的家人。他如同被封禁不可以回家了的中國人一樣,人們在這種情感上是相通的呀。

香港是國際性轉運站、東西方金融業交匯處的通常會,人口密度散佈大,住房擁堵,疫防困難變成了應對從東西方倒流的病毒感染,及其應對東西方金融體系的上下夾攻。不論是經濟發展上的主要表現,還是對生活上的危害,這波肺炎疫情對香港的衝擊性一輪又一輪夾攻,你只有逐漸融入“新的平時”。執生,意思是撿一條青山路走,做旁觀者的人對境遇艱辛的人說“執生啦”是提示,也是祝願,都會窘境中的人相互之間說“執生啊”是相互之間激勵加油打氣。香港人也一路至今靠“執生”通關,用“執生”再次尋找出路。

LEAVE A RESPONSE